环球音乐牵手腾讯、网易:独家版权模式被打破,背后涉反垄断调查

近日,在线音乐行业频频传来合作消息——先是网易云音乐宣布获得环球音乐曲库授权,紧接着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或TME)表示将和环球音乐共同成立音乐厂牌(www.spbj.com.cn)。

据南都记者了解,此前环球音乐的独家版权在腾讯音乐,其他平台只能通过腾讯音乐转授权才能播放这家唱片公司的歌曲。而现在环球音乐宣布跟国内两大头部音乐平台合作,这意味着其音乐独家版权模式已被打破。

那么,在线音乐平台版权之争还会继续吗?未来在线音乐平台又将朝着什么方向竞争?

腾讯、网易先后拿下全球最大唱片公司版权

8月11日,腾讯音乐和环球音乐共同宣布,续签数年期版权授权战略合作协议。南都记者从腾讯音乐了解到,在该协议下,双方将成立合资音乐厂牌,融合两家独特优势,共同挖掘和培养新兴音乐人。

据悉,环球音乐旗下不仅拥有Taylor Swift、Ariana Grande、Katy Perry、Billie Eilish等欧美知名音乐人,还包括张学友、孙燕姿、陈奕迅、张惠妹、吴青峰等华语乐坛旗帜性音乐人。此外,环球音乐的华语音乐曲库还拥有邓丽君、张国荣、王菲、Beyond等歌手的经典作品。

而在8月10日,网易云音乐也宣布与环球音乐达成数年期的全新战略合作。在此合作框架下,网易云音乐将获得环球音乐的曲库授权。此外,双方还在音乐产品、服务和宣发等更多创领域开展深入合作,比如把曲库合作延伸到网易云社区产品Mlog和其他音乐使用场景。

从两则合作消息不难发现,环球音乐此次不再沿用独家版权模式,而是将版权直接分销给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两家。有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此次网易云与环球音乐的合作具有标志性意义,这意味着音乐独家版权模式被打破了。

对音乐平台来说,拥有的版权越多代表用户在平台上能听到的歌曲越多。不同于其他领域,音乐行业的上游相对集中和固定。早些年,通过不断并购整合,全球唱片市场形成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三足鼎立”的状态,三家公司拥有全球最丰富的音乐内容库。

为争夺有限的优质内容资源、留住更多用户,国内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争夺战愈演愈烈。平台不惜重金抢夺独家版权的结果是版权的价格“水涨船高”。

2017年5月,腾讯音乐开出3.5亿美元加1亿美元股权报价,拿下环球音乐的独家版权。至此,腾讯音乐集齐上述三大唱片公司在大陆地区的独家版权。

如今,网易云音乐也拿到环球音乐的版权,这说明它不再需要向竞争对手腾讯音乐获取环球的转授权。值得一提的是,网易目前也与三大唱片公司中的另一家华纳“牵手”了。

今年5月12日,网易云音乐与华纳版权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130万首音乐词曲版权的授权使用,双方将在曲库内容、在线K歌、音乐IP开发等音乐产业上下游领域展开合作。据南都记者了解,华纳版权是世界三大唱片公司之一华纳音乐旗下的国际词曲版权公司。

由此可见,此前腾讯音乐独占三大唱片公司版权的格局正在一点点被打破。而近来世界头部音乐厂牌纷纷以“非独家”形式与音乐平台达成版权合作,也反映出平台的独家版权争夺战暂告一段落。

音乐独家版权模式打破 背后牵涉反垄断调查

在线音乐的版权之争,历来备受关注。早在2017年,国家版权局曾围绕音乐版权问题,约谈过境内外多家音乐公司和国内几大音乐平台负责人,直指在线音乐服务商存在抢夺独家版权、哄抬授权价格、未经许可侵权使用音乐作品等乱象。

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在线音乐行业形成“独家版权+转授权”模式。国内几家音乐平台达成合作,同意相互授权曲库99%的歌曲,仅保留1%作差异化竞争。

对于一个动辄数千万首歌的曲库,1%的歌曲量也有几十万首。而这些歌往往是播放量最高最有价值的歌曲,也是形成垄断的内容。

高额的版权费致使相关企业运营成本提高。音乐平台付出高昂的价格获得独家版权,在后续的经营中必然要考虑回收成本,创收利益等问题。为此,平台采取的策略是通过提高转授权的价格,将独家版权的成本分摊给下家,但这过程中也引发了反垄断争议。

2019年8月,法国传媒集团Vivendi宣布就出售环球音乐10%股权一事,与腾讯展开初步商谈。随后有媒体透露,腾讯音乐因与世界三大唱片签署涉嫌排除、限制竞争的独家版权协议,遭到市场监管总局的反垄断调查。

对此,腾讯方面曾表示不予置评。今年年初,有媒体披露这起反垄断案件目前已经中止调查。

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对反垄断执法机构调查的涉嫌垄断行为,被调查的经营者承诺在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可的期限内采取具体措施消除该行为后果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可以决定中止调查。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腾讯和网易分别与环球公司达成合作的消息传出后,有观点推测音乐版权独家模式被打破,或是迫于反垄断调查的压力。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熊文聪告诉南都记者,反垄断机构中止调查可能是因为缺乏充分的实证和法理支撑,因此执法机构保持审慎态度。

这起反垄断调查与唱片公司授权模式的调整是否存在关系?熊文聪持否定意见,他认为授权模式的变化更可能是基于唱片公司的商业考量。因为产业上游的唱片公司掌握海量优质音乐资源,也就掌握着定价权。不论唱片公司是否独家授权给下游的音乐平台,版权许可费仍可以维持较高水平,因此开放多家平台授权反而获益更大。

“内容和资源决定一切,谁掌握了谁就有定价权。相比唱片公司,音乐平台还是被动。”熊文聪说。

平台扶持原创音乐开发版权 为吸引用户各出奇招

当独家版权不再成为平台的核心竞争优势,自主掌握优质内容成为各家差异化竞争的主要策略。就目前的情况看,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在加大挖掘新人、新作品方面频频发力。

有音乐行业的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以后独家内容会越来越少了,政策监管的压力摆在那里,而且每个平台的自制内容会越来越多。”

今年年初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云梯计划2020”,在原来基础上加码扶持原创音乐人。网易云新增千亿实际播放量扶持,还将原创激励金提升至全年超过1亿元。此外,网易云音乐和抖音合作助推新人和作品“出圈”。

在腾讯音乐方面,这家公司也有“腾讯音乐人计划”等各种活动来鼓励原创。此次TME与环球音乐的合作,双方成立合资音乐厂牌或许也是基于打造原创内容的考虑。今年3月底,TME宣布由腾讯控股牵头的财团已完成对环球音乐集团10%股权的收购交易,双方的合作关系进一步增强。通过向产业上游布局,腾讯音乐可获取更多优质的音乐内容资源。

除了开发更多版权外,在线音乐平台也尝试丰富内容形式和加强用户运营,以此提升自身竞争力。

在内容运营方面,腾讯音乐通过引入高质内容来为保持优势。腾讯音乐第二季度的财报披露,在2020年上半年的国内综艺节目中,其覆盖了80%以上的音乐内容,包括《创造营2020》 《青春有你2》 《乘风破浪的姐姐》《明日之子(乐团季)》《乐队的夏天2》等热门综艺。此外,腾讯音乐还通过举办了五月天等艺人的线上音乐会,进一步提升用户活跃度。

网易云音乐则在用户运营方面另辟蹊径。用户评论是网易云音乐的一大特色。一个叫在这款App评论区里,一些围绕人身感悟、爱情得失的伤感评论获得了用户较高的点赞,甚至有人为此无病呻吟、故意卖惨来博关注。这被广大网友吐槽为“网抑云”。

随着“网抑云”的走红,网易云音乐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邀请心理专家、万名心理专业志愿者加入“云村治愈所”,同时发起乐评征集大赛构建温暖真实的音乐社区活动。不仅如此,网易云还升级《云村公约》治理虚假编造内容。

“现在,为了扭转被动局势和争夺市场话语权,一些在线音乐平台都在不断加强内容建设和用户运营,甚至从传统的版权被许可方转向音乐投资方,成为促进原创和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熊文聪说。

采写:南都记者黄莉玲 李玲

主营产品:自动化设备,烘干设备,重型工业设备,升降机,输送机,汽车工业设备,食品工业设备,包装设备